OG真人视讯

燕趙晚報:“夸夸群”外存在求夸贊的剛需--觀點--OG真人視訊

毛建國

2019年03月14日08:50  來源:燕趙晚報
 
原標題:“夸夸群”外存在求夸贊的剛需

近日,各類夸夸群在網絡上引發熱議,不少高校的學生還建立了各自學校的夸夸群。在夸夸群內,被人夸獎是家常便飯。例如,有人提出“學習了一下午,求夸”,便會有群友夸贊稱“能抵制住外界的誘惑而認真學習,說明您是一個自制力很高的好孩子”。(3月13日《北京青年報》)

看了一下“求夸”以及“夸夸”的內容,有一種忍俊不禁的笑感。比如說華中科技大學社會學院一個大三學生,曾經不小心把啤酒倒在了書包上,在夸夸群求夸,得到的夸贊讓她意想不到:“背上帶酒味的包去上課,你就是整條街最醉人的崽”……很多夸贊都很有創意。正如一位大學生所說的,不論是什么奇葩的求夸理由,夸夸群的群友總能找到各種各樣的角度來夸贊。

由“夸夸群”不禁想到了此前曾經流行的“懟懟群”。大約是在去年6月份的時候,網絡上突然出現了“花式對罵”,在這些群,一言不合就開罵,不僅有各種大尺度的辱罵言論,甚至涉黃信息充斥其中。在輿論關注下,這些“懟懟群”也引起了微信平臺的注意,最終煙消云散,成為了過去時。

無論是去年的“懟懟群”還是現在的“夸夸群”,很難說其存在就一定有什么宏旨大義。求夸的人,也未必就是真的想要求人夸贊;而那些夸贊的人,也未必就是真的想要夸贊人。網絡的出現放大了“無厘頭”,很多人其實是奔著一種娛樂的態度加入這些群。簡單地講,就是“鬧著玩”的,當真的并不多。有大學生講,當自己看書看累了,或者復習不下去的時候,會利用間隙時間去夸夸群里翻翻信息。很多求夸與夸贊,讓人腦洞大開,心情愉悅。

當然,也不必否認,確實有人有著“求夸”之意。據稱,復旦校園內興起的夸夸群,就源于微信群友的一句“我想被夸”。提到求夸,在很多人看來,這似乎更多是中小學生和幼兒園孩子的事,與此相對應的就是鼓勵教育。而到了大學階段,鼓勵教育就很少有人講了。

求夸來自于壓力,進入大學之后,依然會存在很多壓力。生活學習的不如意,一個不期而遇的意外,都證明了“壓力無處不在”。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,雖然出現了網上網下兩個世界,互聯網更是擴大了娛樂新的連接,但并不意味著大學生就不需要排解壓力,就存在有效的疏解渠道。有社會學家表示,學生求夸的心態,表明生活中缺少激勵,“年青一代想通過這種方式,疏解個人情緒,包括壓力或其他情緒。” 這種觀點,并非無稽之談,很值得重視。

也不只是大學生,疏解個人情緒的需求可謂無所不在。拿職場來說,就到處充斥著壓力。很多用人單位片面強調制度,有的在制度之外還制造了威權,只有懲罰沒有激勵,或者很少有激勵。有很多單位領導,已經喪失了夸贊的能力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線上線下“朋友圈”,但很多的委屈,根本找不到“傾聽者”,只能深深埋藏在心底。壓力人人都有,鼓勵人人需要,誰不想身在一個充滿溫情存在激勵的現實空間?而“夸夸群”以一種極致的形式,對接著這樣的現實需要。

因此,“夸夸群”固然有網絡無厘頭的特點,但“夸夸群”外確實有夸張的現實世界。有專家表示,年輕人在遇到壓力時,應該學會自我調節。這固然重要,但也應該看到壓力的存在以及疏解壓力的需求。其實,不只孩子需要鼓勵,大學生和走上崗位的人也有需要,“夸夸群”外存在求夸贊的剛需。

(責編:苗楠鈺(實習生)、董曉偉)